野生文玩核桃的定义是什么?

发表时间: 2023-09-19 00:13



小众、野生,这两个名词都曾经在文玩核桃圈“大火”过,从字面意思来看,小众相对更容易获得普遍的认同感——相对少见的、不是那么多人拥有的,自然可以算作“小众”——而“野生”,则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了,大家不但分不清楚什么样的核桃算野生文玩核桃,甚至连怎样判别“野生”的定义,也不止一种说法。

我喜欢文玩核桃,也喜欢登山运动,我亲手采摘过的野生核桃,只有楸子这一种。我知道在三大类里面,楸子和麻核桃绝大部分是野生的,但是说到麻核桃,我真的一次野生的核桃树也没有遇到过。


在华北平原,山里面野生的核桃树确实有不少,但是那些要么是楸子树,要么是吃的核桃。我确实也遇到过核桃壳很厚的绵核桃,但是绵核桃不是麻核桃,纹理和形状多少还是有些差别的。简而言之,我并没有遇到野生的麻核桃树。

所以,我并不怎么相信商家们标注了“野生”的文玩核桃真的是野生的。这并不是说我没有见到过的就一定不存在,而是如果在十年时间里我的登山生涯都没有遇到野生核桃树的话,那么说明野生核桃的存在概率是相对低的,而这么低的产能,是无法保证涞水北二环的每一个摊位都有足够的“野生麻核桃”摆放出来的。


或者,如果商家所售卖的真的是野生麻核桃的话,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拍视频是一种有效的证明手段。如果可以通过视频见到野生的麻核桃树,商家可以实地拍摄他是如何采摘、捡拾到核桃的,总会增加一些可信度。

现在的市场上,所谓的野生核桃,大多是个头小、配对儿不好、通过形状和纹理无法认为是既有已知品种的,但是这样的核桃就一定是野生麻核桃吗?有的商家会说这些核桃是之前人工干预但是没有成功的果儿,无论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至少这又是一种可能性。


就我本人而言,我真的认为自己拥有的核桃是不是野生的并不是什么核心问题。核桃没有硬伤、形状和纹理是我喜欢的就足够了。我并不清楚野生的文玩核桃到底好在哪里,也并不觉得某位朋友盘着一对儿核桃告诉我说是野生的会让我羡慕,当然,更不认可的,是商家用“野生”做标签就可以随便提高核桃的价格。

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来看,如果不讲究,我们随便拿两颗大小差不多的同品种核桃就可以说是一对儿,那么为什么我们在挑选文玩核桃的时候一定要设定那么多参考条件并精挑细选呢?因为我们在乎的是核桃的“眼缘儿”。关于文玩核桃的那些评判标准,本来就是人为强加上去的,而文玩核桃发展到今天,也是人们一代一代干预的结果。野生的,确实可以算是稀有的,但是野生的,一定就是最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