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鉴宝遭遇危机,文玩电商是否仍有前景?

发表时间: 2022-07-12 15:49

曾在一年之内完成5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达4000万美元的头部文玩电商天天鉴宝近日被传“跑路”。日前,多位天天鉴宝的“网红”鉴定师公开发表声明,称已经离开天天鉴宝,被拖欠工资,自己并非演员,而是从业多年的专业人员,将继续为大家鉴宝。

不止是鉴定师,多位员工和商家均爆料称,天天鉴宝拖欠工资和货款,金额高达数千万。今年5月,天天鉴宝APP、小程序及相关机构全部停止运行,员工和商家透露天天鉴宝北京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3年整个文玩电商市场交易规模预计将超过5000亿元,用户规模将破亿。当文玩逐渐破圈,人们不禁思考,文玩电商该如何规范发展?天天鉴宝“暴雷”事件,无疑敲响了警钟。

“文玩流量高手”的坠落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文玩电商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233亿元激增到2021年的166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63.4%。

2019年3月,天天鉴宝上线后发展得如火如荼,多位鉴定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觉得线下鉴定发展有限,加入天天鉴宝,前途一片光明。天天鉴宝选对了赛道,还找到了流量密码,通过娱乐性的鉴宝视频分发至各个内容平台引流,眼光毒、嘴巴狠的鉴定师个个成了“网红”,短短一年时间平台用户达到2000万。

在短视频平台走红后,天天鉴宝在内容驱动上加足马力,大肆烧钱宣传。鉴宝界的元老级人物王刚也被请到天天鉴宝的直播间,成为其代言人。

来自广东四会的商家邓鹏,就是据此来到天天鉴宝进行翡翠售卖。“当时天天鉴宝的宣传力度很大,请了王刚代言,就像一匹黑马一样冲出来”,邓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前期想要进驻平台很难,门槛很高,竞争很激烈,因为出圈效应比较强。

当时邓鹏做“直播代拍”,即通过在四会找货源,拿着玉石老板的货在直播间卖,以此抽取10%的代购费。第一年下来,邓鹏的直播间交易流水能达到两千万,经营得很不错。

跟随天天鉴宝一路走过来的员工方亮透露,天天鉴宝很多商家都是通过广告或者内容引流来的,那时候天天鉴宝主打“原产地”概念,半年就打出了名气,很多商家和行业人士嗅到“肉香”,纷纷前来分一杯羹。

2021年春天,邓鹏察觉到天天鉴宝的流量和交易额有些下滑,半年后他发现“货发出去了,款却迟迟不能到账” ,处境一下子就难起来,140多万的货款迟迟未结。“老板来到我们直播间,帮他们卖完了货,我们得先给老板钱,然而平台却迟迟不能结算,我们只能东凑西借,通过信用卡和网贷把窟窿给填上”。

方亮表示,平台的经营困难的确从去年上半年就开始,5月份左右日活急速下降,从几万人下降到一万多,日成交额从一千多万直接腰斩。“那时候下坡路就挺明显了,6月份欠了广告商两千多万推广费,8月份总监级别的已经发不出工资,到后面开始拖欠商家欠款和员工工资,七七八八加起来估计得大几千万”。

在今年315期间,江苏省一位商家就曾公开投诉,自己曾在天天鉴宝销售了4笔订单,共计33149元。平台一直不结算,迄今为止他未收到一分钱货款,急需用钱,期间一次又一次催要货款,平台均不理会。

方亮透露,据不完全统计,天天鉴宝发展高峰时期约有千家供应商,目前约有几百位商家被欠款,去年冬天有商家为了要钱来到北京,每天跟着创始人王一,跟了好几天才要到几十万。

“去年冬天天天鉴宝欠款后不断在稳住商家,让大家坚持住,继续直播慢慢就能回转资金。谁知道,现在彻底‘崩盘’”,邓鹏表示,现在完全联系不到天天鉴宝的人了,最开始直播的时候,会有工作人员来沟通,解决问题,到后期回复越来越慢,等5月份把直播停了,已经没有人理商家了。

为了佣金,丢了初心

2021年底,天天鉴宝创始人王一曾公开发布邮件称大环境走势低迷及疫情影响,公司业务拓展受阻,加之公司融资受到波折,公司被迫裁员,并宣布开启B站直播带货,并开启新一轮融资。早先,王一也曾提到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一些问题,原计划5月份开始融资,但资金却没有到账。

实际上,天天鉴宝除了资金链的问题,在经营中存有不少问题。在方亮看来,天天鉴宝在发展顶峰时期,并没有稳扎稳打去做平台上的直播鉴定和带货,反而是拓展了新项目,比如商城和C2C模式的撮合,最终导致主业没搞好,副业起不来。

曾任天天鉴宝玉石鉴定师的汤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天天鉴宝其实是以鉴定师给消费者鉴定来引流,把传统的线下鉴定搬到线上来展示。然而从去年9月开始,鉴定师的职责不再只是鉴定,还包括带货。那时候开始在全网开设账号,尤其是在短视频平台,而不是将流量引向自己的平台,同时品质不再需要鉴定师把控,价格虚高不少,让大家硬着头皮卖。另一位文玩鉴定师杨茂则指出,高层“丢了初心”,只想赚快钱,在管理上不再精细。

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天天鉴宝的投诉达到近千条,消费者明确提出其虚假宣传、货不对板和退货难等问题。

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天天鉴宝获得流量后,货不对板、虚假促销、退货难等消费纠纷频现,这意味着在业务上,不断侵害消费者权益以及供应商权益行为,是可以有成熟的法律途径解决的。只是说平台现在可能已经经营陷入困境,不一定有能力来承担责任。从经营方式看,如果确实存在虚假宣传,虚假鉴定等情况,则可能构成诈骗,根据具体情节可能还有非法经营等。

在文玩电商赛道中,微拍堂是另一家头部企业,目前正在冲击港股IPO,招股书显示其近两年营收接近10亿元。然而在微拍堂,同样出现不少乱象。

2021年6月,由于微拍堂在促销活动中使用误导性及虚假广告、平台上若干商家销售假冒、未经授权或侵权产品时,未能保护客户权益、未能履行核验注册商家信息义务等,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杭州市分局对公司处以135万元罚款。此前,微拍堂曾被央视等多家媒体曝光假货问题,另一家文玩电商玩物得志同样被投诉多次。

艾媒咨询创始人兼CEO张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文玩电商平台性质相差不大,差别可能主要在于上游资源以及用户群体的不同,这次天天鉴宝“暴雷”,充分表现出“诚信”的重要性。“一些平台甚至参与假货销售,这种不是少数。文玩电商基本都是靠佣金和差价来赚钱,如果平台在假货的流通中推波助澜,在描述和宣传中天花乱坠,那么消费者就容易动心下单,这样利润就可以增加”。

他补充说,货物把控不严格、资金和运营不精细,最终导致买家和卖家的不信任,这是大忌。

文玩电商“消费”大众?

时任天天鉴宝联合创始人、COO杨峻曾公开介绍,文玩行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4年起,以微商为代表的传统从业者小范围网络销售期;第二个阶段是2017年起,各类电商平台为代表的经营模式兴起;第三个阶段就是2018年起,类似天天鉴宝这样的玩家陆续入场,内容和服务成为其差异化布局。

来自安徽的商家高司在天天鉴宝上经营古钱币生意,在高峰时期每天能成交5000个古币,“我搞了一个工作室在做直播,货源自己来找,有疫情之后就出不去了,现在在线上反而把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但成交价格一般不会太高,几十块几百块的比较多”。

“传统文玩电商相对比较封闭,主要聚焦带有一定传统文化气息的非标品类商品的交易,其中覆盖的重点类目包括玉翠珠宝、紫砂陶瓷、钱币邮票等。目前在线上呈现出泛化趋势,涵盖类目不断增加,包括文创、艺术品等”,在这一背景下,张毅认为疫情作为催化剂,起到了促进作用。

在调研中,张毅发现文玩电商的用户七成是为了投资,三成则是兴趣所在。此外,线上文玩电商能够跨越时空,提升交易效率,丰富交易产品,更为重要的一点则是这些用户聚集在一起,拓展了社交,这些都在推动市场发展。“整个市场处于成长中,需要更好的治理规则。”

在资深互联网观察人士张书乐看来,文玩电商能够破圈,本质上做到“降维”,将传统数十万起步的精品文玩变成了几百块几千块能够消费起的“藏品”。真正的古玩产品,数量有限,价值较高。目前这种线上文玩产品大家并不知道成本到底有多少,价值有多少,溢价空间极大,因此风险也比较大。

“尤其是在短视频平台上,依靠的是鉴定师等专业人士的眼力,这个东西实际上不能够说完全可靠,价格变动性很大,吸引来的大多也是小白。从某种程度来看,这是平台利用用户急功近利找回报的表现,假如真把几百块砸了,也没那么心痛”,张书乐补充道。

珠宝玉石品类举例,该品类是文玩电商中交易量占比最大的品类,相关人士透露可以达到八成。汤令提到,这个品类没有标准和定价,有的平台价格高,有的平台价格低,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很难解决。

“这是个高度非标化的行业,定价的体系就会更复杂,比如说见人下菜碟,遇到懂行的,就来个正常点的价,遇到小白,一下子溢价30%”,杨茂认为未来市场会出现分化,卖高净值产品的平台较为稀有,卖低净值产品、名头响的平台则会扩张市场份额。

张书乐表示,“作为非标品,这个行业缺乏一定的标准,因此公信力也不够服众。未来应当建立类似行业联盟进行定价,相关部门要加强监管,制定更细的规范来促使行业良性发展。而作为消费者,入局需谨慎。”

作者:孟倩